阿里巴巴称百万卖家遭恶意投诉 已发起维权诉讼-西部网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服务 >
阿里巴巴称百万卖家遭恶意投诉 已发起维权诉讼-西部网
* 来源 :http://www.aflyphoto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04-30 18:46 * 浏览 :

 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相关负责人表示,为排除和判定这些恶意投诉,平台方面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,这严重消耗了平台资源,使得平台没办法展开正常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,“按照通知?删除原则,接到侵权投诉后,平台方面需立刻作出处理等动作。但何为有效通知?对于屡次进行的虚假投诉方,我们该如何应对?这些虚假通知给商家、平台造成的损失,该如何赔偿?这些问题目前在法律上都没有明确规定,这就造成,在制定相关规则和应对恶意投诉时,平台明显处于被动地位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类似的恶意投诉并非偶然现象。

  “品牌方的证据淘宝平台很难不采信,特别是我们这些卖家拿不出有力证据。因为代理商不敢出具证明材料,一旦出了,会被品牌方处罚问责。” 羊先生告诉记者,扣分带来的影响是网店被搜索降权,日均人流量减少了70%,营业额从月均40万降到了不足10万元。

  网卫公司的人以消费者的名义从店铺购买商品,后交给李宁公司进行鉴定,并由李宁公司出具假货证明。“从省级代理商拿的货怎么可能是假货?”羊先生表示,每双李宁品牌鞋都有防伪码,可在李宁官网验证真伪。

  2015年年底,羊先生与省级李宁品牌代理商合作开始经营李宁品牌。羊先生所说的恶意售假投诉发生在2016年8月,是由杭州网卫科技有限公司向淘宝平台发起的。随后,淘宝平台对羊先生的淘宝店作出了扣12分、屏蔽淘宝店铺两周的处罚。

  为应对虚假投诉,经研究,阿里巴巴平台准备对投诉方建立分层机制,视层级来处理投诉。对于恶意投诉方将提高投诉门槛,比如提供司法判决、行政认定等才会受理投诉。具体分层方式和分层原则,阿里巴巴平台今天上午邀请到相关专家进行研讨。本报记者 张蕾 J009

  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应当保护、售假者应当遭到惩罚;但如果不能排除恶意投诉的干扰,不加分辨地按照权利人的投诉对商家进行处罚,同样会让千万淘宝商家蒙受不必要的损失。”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相关负责人坦言,在认定投诉是否成立的问题上,平台时常会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。

  “因遭到恶意售假投诉,我苦心经营了8年的淘宝网店月营业额一度下滑了75%。”身为一家双皇冠淘宝店的店主,羊先生是一名球鞋发烧友,正是基于这一爱好,8年前羊先生开起了淘宝店,专门经营品牌运动鞋。

  去年年底,因大量李宁卖家遭到了类似投诉,淘宝平台介入调查发现存在虚假投诉的问题。后平台消除了对羊先生的处罚,其网店营业额才逐渐恢复。

  原标题:阿里巴巴称百万卖家遭恶意投诉

  根据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的统计,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总计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,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,造成卖家损失达1.07亿元;目前,恶意投诉总量已占到阿里平台知识产权保护投诉总量的24%。

  仅杭州网卫这一家公司,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便连续收到多起商家申诉,投诉涉及数千卖家,领域遍布女装、运动鞋、化妆品、家用电器等上百品牌。自2015年以来,网卫公司的投诉遭卖家申诉后,主动撤销投诉率超过60%,远超正常值。

  淘宝店主遇“售假投诉”

编辑:

  今年2月7日,正是这家专门从事知识产权代理的杭州网卫科技有限公司,因屡屡对商家进行虚假投诉,成为阿里巴巴打击恶意投诉黑色产业行动中首个封杀的对象。阿里巴巴决定,在全平台停止受理网卫公司代理发起的任何知产投诉,并公开呼吁品牌权利人与该公司终止合作。

  将正品认定为假货、提供虚假的知识产权证明……2016年淘宝平台近103万卖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,造成卖家损失达1.07亿元。记者上午获悉,针对频繁出现的恶意投诉,阿里巴巴已发起维权诉讼,将一家知产代理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诸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,索赔110万元。同时,阿里巴巴准备对投诉方建立分层机制,视层级来处理投诉。对于恶意投诉方将提高投诉门槛。

  据悉,出现恶意投诉的账号主要都由知产代理公司掌控;恶意投诉集中的商品,主要有服装、运动装备、轻奢侈品等。

  就在本周,阿里巴巴向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正式递交诉状,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向网卫公司索赔110万元,并要求其公开道歉。

  对恶意投诉将提高门槛

  103万商家遭恶意投诉

  将正品认定为假货、提供虚假的知识产权证明、虚假陈述、恶意注册、将他人已有的商品申请为专利等情形,是恶意投诉的主要表现形式。曾有代理公司注册“机车”、“花苞”、“邮差”甚至“破洞”等淘宝热搜词,与热搜词相关的70%左右的卖家都遭到恶意投诉,或商品链接被下架,或被迫支付高额赔偿;还有人将淘宝卖家的图片剽窃到自己的官网上面后进行恶意投诉,3个月敛财200余万。

  已在京发起维权诉讼 并欲建立投诉方分层机制

  羊先生认为,这种恶意售假投诉的背后,其实是品牌方想实现线上价格的管控。